110.第110章 五味雜陳的快樂生活

上一章返回目錄返回書架添加書簽下一章

配色:

字號:

+大 -小

和前妻的幸福官司110.第110章 五味雜陳的快樂生活有聲小說在線收聽
  趴在河面上,身上冒著煙,看著艾英向我做著鬼臉,被她爸爸一個跟頭接一個跟頭地拽走了,我也慢慢地爬回了河岸上。

  我就這樣,冒著煙,黑著臉,帶著一頭燒焦的頭發,一路被人嘲笑著回家了。

  離家還又一里路的時候,我爸爸媽媽和大姐大哥他們,我養父養母和玉喜姐姐哥哥他們,就都帶著納悶表情,迎接我了。

  大哥先過來了,“哎呀,我的弟弟啊,你是去燒紙啊,還是去給自己火葬啊,看看,看看,還冒煙呢,哈哈哈。”他用一根小棍子給我敲打著身上著火的棉花。

  武喜哥哥笑著過來了,“我的弟弟啊,你是去燒紙啊,還是準備殉葬啊,這大過年的,哈哈哈。”他也用小棍子給打著著火的地方。

  三哥滿臉地嫌棄和埋怨,“我都你算過了,今天不宜點火,不宜點火,你咋不聽呢,唉,咋不燒死你啊!”他一邊走一邊說。

  大姐非常厭惡地看著三哥,“就你能,你算過了,你給誰說的,你給常書說了嗎,你給常書說了嗎,啥玩意兒啊,裝神弄鬼的!”大姐說著還打著三哥,三哥抬起胳膊擋著。

  二姐抓著我頭上的燒焦的頭發,一抓一把的往下掉,笑著說:“常書啊,真不賴我,大過年的,我希望你健健康康的啊,真的不賴我啊,嘿嘿嘿。”

  媽媽生氣了,一把就把他們都推到一邊去了,“滾,滾,滾,你弟弟都這樣了,還有心開他的玩笑。”養母也走到了我的身邊。

  媽媽和養母直接用手給我扯下了那些還在冒煙的棉花,不時地吹著被燙著的手,就這樣我們兩家浩浩蕩蕩地簇擁著我,在路人圍觀下就回家了。

  不過啊,這事兒還沒有結束呢。

  我們正走著的時候,艾英的爸爸氣沖沖地過來了,什么也不說,一手抓著我后背的燒還剩下一點的棉襖領子,一手就開始狠狠地打我的屁股。

  在他打我的時候,我看著爸爸媽媽和養父母,以及兩邊的哥哥姐姐們,他們都沒有拉,只有美君笑著說:“笨蛋,快跑啊,哈哈哈。”

  于是,我猛地一掙,艾英的爸爸把我棉襖的后背,給撕下來一塊后,就這樣我露著上半個脊背,瘋狂地逃跑了。

  我爸爸和養父都奇怪了,他們都知道肯定是我惹艾英的爸爸生氣了,故意拽著他問:“哎哎哎,老艾呀,你是不是欺負常書沒有家里人啊,你今天只要不說清楚,你看見了不,我這幾個兒子和侄子,能揍死你!”我爸爸詭笑著指著艾英爸爸的鼻子說。

  他氣壞了,一把就拽開了我爸爸的手,“唉,滾!”他氣急敗壞地就走了。

  回到家里,兩家人在我爸爸媽媽家里集合了,我換好衣服后,坐在算上大姐夫和美君在內的十五個人中間,他們圍成了一圈,都笑瞇瞇地看著,大姐裝作非常嚴肅地說:“常書,你交代吧,到底為啥,艾英的爸爸為啥一次次地打你!”

  我的爸爸媽媽們都笑著,不說話,臉上都是非常奇怪的表情。

  三姐氣壞了,“你就說吧,你挨揍都是小事兒啊,這老常家祖宗八輩的臉,都讓你丟完了,再說啦,你看看你那個臉,比豬臉都難看,丟人,快說!”她站起來,指點著我的額頭說。

  我就在大家的好奇和將信將疑中,講述了整個過程。

  剛講完,三哥噌地就站起來,“絕對的,絕對的,絕對絕的,耍流氓,一個男人,騎在一個女人的身上,還撕人家的衣服,耍流氓,要大義滅親,送派出所,堅決滅了他!”他說著還打著我頭!

  媽媽生氣了,一把就拽著三哥棉襖角,給甩到一邊去了,非常氣憤地看著他,美君急忙站起了,拽著三哥坐下了,他們對視著笑了,還小聲地嘀咕著什么。

  三姐站起來,非常憤恨地拍著手對大家說:“啊,將心比心啊,將心比心啊,要是我們幾個女孩,哪個被一個男孩,這樣騎在身上,爸,你說你咋辦,喜子叔,你說你咋辦,啊,咋不打死你啊,不要臉的,十幾歲了,騎在人家女孩身上,咋不打死你啊!”她說著又打著我的臉。

  二姐坐在原地,怯怯地看著大家,輕聲地說:“不賴我啊,和我沒有關系啊,都別看我!”

  大姐站起來了,“結婚,結婚,不能再這樣下去了,整天挨打挨罵的,成啥了,啊,結婚!”大姐扶著我的肩膀說。

  爸爸和我養父哭笑不得,媽媽生氣了,大聲地噴著吐沫星子說:“都給我滾,滾,今天晚上,吃飯,吃屁,滾!”說著還拽著哥哥姐姐們,攆他們走。

  養母也笑著牽著我的手,回家了。

  過年了,我沒有買炮,也沒有放炮,而是在家里學習呢,在武喜和忠喜哥哥,玉喜姐姐的幫助下,我努力地補習著數學,并練習著字帖。

  這個年是祥和的,安靜的,快樂的,溫暖的。

  對于大哥和二哥來說,則是比較郁悶的。

  尤其大哥長的最矮,不到一米六,小眼睛,尖嘴巴,又丑,再看到三哥和美君才十五六歲,美君是那么漂亮,大哥心里啊,就像我燃燒的破棉襖一樣,里外都是黑的。

  每當吃飯的時候,看到美君和三哥親昵地相互夾菜,他就氣壞了,筷子一摔,端著碗就到門口去了。

  二哥長的很高,快一米八了,但眼睛很小,嘴巴很小,臉很長,太丑了,我覺得啊,如果美君要不是我三嫂,他肯定都會去騷擾的,經常色瞇瞇地偷看美君。

  我把這事兒偷偷地告訴了爸爸媽媽和一把刀,在一次他偷看美君的時候,媽媽拿著搟面杖狠狠地打了他,他也氣壞了,只要大哥一走,他也端著碗就出去了。

  一到吃飯的時候,三姐就生氣。其實,三姐一直在生氣,和誰都生氣,看著爸爸媽媽給美君夾菜,就氣呼呼地說:“啊,我是誰,二姐是誰,大哥二哥是誰,為啥不給我們夾菜,我們不是親生的嗎,啊!”

  美君不好意思了,這時,媽媽沒有說話,去了廚房,拿著菜刀來了,照著桌子上的菜就砍起來,霎時間,一桌子都是爛碗爛盤子了,然后,舉著滴著油水和湯水的菜刀,指著哥哥姐姐們說:“誰要不愿意吃,誰就給我滾,老娘不伺候,一個個的,從小少你們吃,少你們穿了,沒有良心的東西,你們不在家,都是美君幫我干活的,你們誰不上學了,在家干活,我就給誰夾菜!”說完,把菜刀摔在了桌子上,牽著美君的手說:“走,閨女,咱去飯店!”

和前妻的幸福官司 https://www.wanmeiweilai.com/Read/48446/index.html

(快捷鍵←)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(快捷鍵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