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39.第232章 愛的約定

上一章返回目錄返回書架添加書簽下一章

配色:

字號:

+大 -小

和前妻的幸福官司239.第232章 愛的約定有聲小說在線收聽
  養父和麗麗爸爸如約出發了,他們的去,只是去勸慰麗麗,并給我們的婚姻畫上句號的一次結尾罷了。

  20日,下午五點半的時候,家里的電話響了,養母接的電話,“啊,麗麗啊,媽想你啊!”第一句就伴隨著養母的驚訝,就是哭聲了,“好的,別掛啊,我給你叫啊!常書,常書,麗麗的電話,常書,麗麗的電話!”

  我沒有動,我害怕我自己會心軟,導致前功盡棄了。

  養母哭著過來了,“常書,你去接吧,麗麗說,你要不和她說句話,她就不活了,唉,這是哪輩子做的孽啊,唉!”她擦著眼淚非常悲傷地說。

  我從被窩里爬了三次,才爬起來,老頭急忙給我披上衣服,攙著我慢慢地挪向了電話,我想拿起電話,但手和手臂卻沒有一點力氣,我養母急忙給我拿在耳邊,“喂,別回來了!”然后,我就流著淚,慢慢地挪回了屋子。

  “喂,麗麗啊,咋辦啊,常書一直不吃不喝的,現在連走路的力氣都沒有了,咋辦啊,唉!”養母哭著說。

  在我慢慢地挪向臥室的時候,卻突然聽到了麗麗撕心裂肺的聲音,是養母按了電話免提,“常書,常書,我要錢,我要錢,你要給我掙錢,你要給我蓋新屋,比大哥大姐的都好,你只要不給我掙錢,不給我蓋屋,要么,我回去,要么,我就死給你看,常書,你不接我的電話,你要聽我說話啊,常書······”聽著聽著我就癱坐在地上了,徹底崩潰了,感覺無比的窒息,只能仰著頭,眩暈地看著天旋地轉的房梁。

  21日,早上七點,養父從六安打來了電話,讓我接了電話:“喂,常書啊,麗麗要和你通話,你要是不想說呢,你就聽,你要尊重麗麗,這是她最后的底線,麗麗,給你。”養父充滿著憂傷的腔調說。

  “常書,我想你,常書,只要你不吃飯,我就不吃飯,只要你不好好的活著,我就不活了,我要你掙錢,掙錢的都交給咱媽,讓她保管著,我給你一年的時間,你帶著這一年的錢來找我,我們在這邊買房子或建房子,你只要不來,我就回去,聽見了嗎,我等著你!”麗麗哭著說著,但每句話的語氣,都是毋庸置疑的,我必須執行的,我知道,她說到,更能做到,“常書,每天晚上七點等我電話啊,一天聽不到你說話,我就去找你,你聽到了嗎!”

  此后,每天接聽麗麗的電話,成了我人生的寄托。

  麗麗的爸爸和大爺,死活不愿意在鄉政府和學校看門了,他們就守著我,其實,就是守著電話,想聽到麗麗的聲音。

  我給媽媽、大姐、二姐、二哥都說了,以后只要是搬運東西的活,都是我和麗麗爸爸和大爺的,另外,我也找爸爸和養父,讓他們對街上的做生意的說一聲,也找我們干。

  就這樣,我從早上七點到下午五點半,在律師事務所干活,然后,盡快地騎著車回到街上,再去和他們一起去干各種搬運東西的活,再在傍晚七點的時候,等著麗麗的電話。

  那個跟著我來的老頭,我養父和爸爸帶著他去鄉醫院找了孫院長,在經過他的診斷后,認為:老年癡呆癥,會偶爾的清醒,但只會越來越嚴重。

  隨著接觸時間的增加,我們漸漸了解了他的情況,我對養父說:“哼哼哼,爸啊,就讓他和我在一起住吧,我能照看他,他在咱們家一天,我們就要盡一天的責任,哼哼哼。”

  養父和養母對視一下,很是感慨地嘆息了一下,養父笑著說:“哎呀,我呀,我感覺,我這輩子啊,最大的成就,不是你哥和你姐出國,不是你文喜哥當多大的官,就是有你這樣有孝心的孩子,值了!”

  我發現,只要老頭眼睛亮的時候,他都是清醒的,晚上,我睡在這頭,他睡在那頭,我笑著對他說:“哼哼哼,爺爺啊,我很忙,要干活,沒有時間陪你玩,你清醒的時候,一定要規劃好自己的生活,千萬別給我爸和我媽添麻煩,你的大小便,都在你清醒的時候解決,另外啊,你在清醒的時候,也要刷牙洗臉,好吧。”他歉意地點點頭,我抓著他的腳,輕輕地給他揉著,“不過,你放心啊,無論你是啥情況,我都會照顧你,都會讓你干干凈凈的,讓你吃飽,穿暖,哼哼哼。”

  他很是開心地笑了,也揉著我的腳。

  在20實際九十年代末,在農村各種經濟剛剛萌芽,我和麗麗爸爸與大爺的搬運隊,生意也是很好的。

  每次拿著三塊五塊的辛苦錢,他們兩個都很開心,想把錢給我,我笑著說:“哼哼哼,叔啊,你們倆的錢,別給我,你們都存著,看看誰存的多,將來麗麗需要用錢的時候,你們再拿出來,另外啊,吃的住的,都是我孝順你們的,這樣麗麗也放心啊,是吧,咱們一起攢錢,好吧,哼哼哼。”

  麗麗的大爺很是開心,拍著我的肩膀說:“你是好孩子,麗麗沒有看錯你,我們都支持你,我和你二柱叔,這樣干活,一方面想減輕你們倆將來的負擔,另外啊,我們現在才四十多歲,還年輕,盡可能地多掙錢,能幫你們點,就幫你們點啊!”

  23日,家里來客人了!

  艾叔開著警車,把艾英送來了,她下車后,誰也不理,就直接拉著自己的皮箱進了玉喜姐的臥室,收拾了一會兒后,就站在客廳里大聲地說:“我警告你們啊,以后,都聽我的,誰只要敢不聽,就別想過好年!”

  我養母笑著過來了,抓著艾英的手,臉上笑開了花,“艾英啊,我要是不聽呢,哈哈哈,嬸,可想你了,你放假幾天了,咋才來啊,哈哈哈。”她說著還擰著艾英的腮幫。

  艾英非常嚴肅地說:“老太太,我警告您啊,尤其是您,別倚老賣老啊,擒賊先擒王,我首先要收拾的就是您!”她說著,卻抱著我養母,親了一下她的臉。

  養母笑了,拍打著她的背,“哎呀,俺的格格呀,不僅人更漂亮了,說話做事兒,也更漂亮了,哈哈哈,走,嬸帶你上街,看看有喜歡吃的不,哈哈哈。”說著牽著艾英的手,就出去了。

  下午六點,我到家以后,就直接去了我們長干活的地方,先搬運一拖拉機的貨物,然后,跑著回家聽麗麗的電話。

和前妻的幸福官司 https://www.wanmeiweilai.com/Read/48446/index.html

(快捷鍵←)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(快捷鍵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