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78.第271章 艾英直升婦產科主任

上一章返回目錄返回書架添加書簽下一章

配色:

字號:

+大 -小

和前妻的幸福官司278.第271章 艾英直升婦產科主任有聲小說在線收聽
  艾英對離得最近的一個保安的襠部就是一腳,他也捂著襠部,躲到一邊了,那人跪在地上,還想打艾英呢,艾英對著他的襠部又來了一腳,他徹底趴在了地上,非常痛苦地蜷縮著,艾英指著其他的保安說:“敗類,漢奸,流氓,醫院請你們,是來保護醫生、護士和病人的,你們卻為虎作倀,狼狽為奸,啥玩意兒,丟人,都離我遠點,不然的話,我揍死你們!”

  隨著事態的發展,越來越多的人聚集來了,很明顯的,我看到一些小青年,其中還有幾個跑向了醫院的外面,我知道:要壞事了,事情真的鬧大了。

  金姨嚇哭了,蹲在那人身邊陪著不是,“大兄弟啊,別生氣啊,我姑娘懷孕了,剛來上班,不懂事兒啊,您別往心里去啊······”她說著還拍著那人的肩膀,還想把那人的手指從艾英的手中解脫出來,艾英就是不撒手!

  就在這時,病房里出來了一個年輕人,非常囂張地指著艾英說:“唉唉唉,那個賤女人,放開我爸,不然的話,我就把你家給砸了!”

  我看著他有點眼熟,但卻不能一下想起來了。但突然。一下涌過來很多小青年,正在我們擔心的時刻,警笛聲到醫院了,艾英放開了手,那人還痛苦地趴在地上呢。

  在有人開始叫罵的時候,艾叔就帶著一群警察來了,我爸爸和表叔老谷也帶著警察來了。

  艾英卻非常“痛苦”地慢慢地躺在了地上,金姨嚇壞了,大聲地哭著:“艾英,艾英,艾英,來人啊,來醫生啊······”

  這時,趙主任和其他的醫生,才帶著滿臉的驚慌來了。我急忙抱著艾英進了診室,趙主任和幾個醫生、護士在后面跟著,趙主任安排著其他人準備各種儀器。

  走廊上,艾叔什么都沒有說,直接過去給那人戴上了銬子,有幾個小青年叫罵著,想把那人給搶走,但被其他的警察都給帶走了。

  很快,醫院里安靜了。

  在診室里,艾英示意趙主任,讓其他的醫生和護士出去。

  艾英坐起來了,笑著對趙主任說:“奶奶的,要是我沒有懷孕,我能揍死他,哈哈哈。”

  趙主任也坐下了,笑著對艾英說:“唉,那人,是這西關的,混社會的,連院長都怕他,這次,不知道是啥結果呢,你以后,可要千萬小心啊!”

  巧合的是,在7月1日上午,養父被調到縣政協了,且擔任縣政協常委。

  養父報到后的第一件事兒,就是帶著幾個政協常委,去縣醫院了解了婦產科的事件,并第一時間向縣政協、縣人大、縣委通告了這件事,要求凈化醫院環境,給廣大醫護人員創造安全、愉快的工作環境,同時,建議縣委、縣政府開展打黑除惡行動,為梨花縣的水果銷售、招商引資與市場發展,創造自由、安全、穩定的環境!

  縣公安局成立了專案組,表叔老谷是組長,以那個男人為核心和典型,開展了專項打黑除惡的行動。

  7月1日下午,趙主任哭著去找院長了,“郝院長,我不能再干了,我有高血壓,你們都知道,而且,我54了,還有一年就退休了,確實干不動了,這個主任,我不能再干了。”她哭的很傷心,其中的委屈和無奈,只有她自己知道。

  郝院長和朱副院長與其他的醫院領導們,相互對視了一下,“趙主任啊,您先回去吧,我們研究一下。”大家也都深表理解地對趙主任說。

  趙主任如釋重負地起身要走了,郝院長卻說:“老趙啊,您要不干,你們科室,誰合適啊!”

  趙主任擦著眼淚,想了一下,想說什么,又咽回去了,“你們去科室問問吧,誰干,我支持誰,我老了,坐坐門診就行了。”她說著就慢慢地扶著墻走了。

  7月2日,早上七點半,縣醫院婦產科召開了全體醫護人員的會議。艾英也參加了。

  郝院長看了大家一眼,先向大家鞠躬了一下,“對不起了,是我無能,不能保護好大家,今后,再發生這樣的事兒,就是拼上我的老命,我也要保護你們,對不起了!”他又鞠了一躬,醫生和護士們含著淚花鼓掌了。

  郝院長繼續說:“這次呢,還是關于,咱們科室的主任問題,趙主任呢,年齡確實大了,力不從心了,我們也找了我們科室的幾個資歷較老的同志,但是,她們都感覺自己不能勝任,我知道,是大家害怕了,有顧慮了,但是啊,我們干的就是這項工作,對于那些蠻不講理,甚至耍流氓的病人或家屬,也是極少數,一年甚至十年都遇不上一次,再說啊,現在縣里已經開始打黑除惡了,相信,我們的醫療環境會有極大地改善。”他用充滿激情地語言鼓勵大家,但大家都低著頭,“這樣吧,大家選舉吧,誰的票最多,誰就是主任,不過啊,事先說好啊,無論是誰當選了主任,大家都要服從領導啊!”

  大家都點頭同意了,于是,大家開始寫票了。

  在開始的時候,大家都相互嘰嘰咕咕著,尤其是趙主任對身邊的一個年齡稍長的醫生,說了什么,她點著頭,對其他人也說著什么,其他人也都點著頭,就這樣一個擊鼓傳花的一致意見就達成了,大家開始在用處方簽撕成的“選票”上寫著。

  很快,選票收起了,郝院長唱票,朱副院長在小黑板寫選票。

  結果出來了,趙主任一票,艾英31票。

  郝院長、朱副院長、艾英都驚訝了,其他的醫生和護士卻鼓掌歡呼著.

  “不行,不行,不行,我,這,我,剛畢業,還剛懷孕,不行,不行,堅決不行,不行,不行!”艾英就像一只受了驚嚇的小貓,快速地走出了婦產科的住院部,大家依舊歡呼著。

  郝院長、朱副院長和趙主任追上了艾英,把處在“驚恐”中的她,帶到了院長辦公室,并給艾英的媽媽金姨打了電話,同時,也給作為政協常委的我養父打了電話。

  很快,艾叔、金姨和我養父都來了,聽了情況以后,他們都表示反對,認為:艾英太年輕,脾氣火爆,容易惹事兒。

  最后,郝院長他們又帶著艾叔、金姨和我養父他們,去了婦產科的住院部,再次,把在值班的人,和準備下班的醫護人員召集起來,大家一起歡呼著:“艾主任,艾主任,格格,格格,艾主任,艾主任······”

和前妻的幸福官司 https://www.wanmeiweilai.com/Read/48446/index.html

(快捷鍵←)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(快捷鍵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