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22.第415章 我的婚姻隱患

上一章返回目錄返回書架添加書簽下一章

配色:

字號:

+大 -小

和前妻的幸福官司422.第415章 我的婚姻隱患有聲小說在線收聽
  三哥也懵了,撓著頭,看著我,“常書,吃書,咋吃啊,吃書也能發財啊?”他使勁兒地看著我。

  我想了一下,突然想起了,“三哥,美君,賣書,賣書,賣各種教輔資料。對,對,對,對,哼哼哼,賣書,就是這個意思。哼哼哼,你是教辦室的領導,你還可以向各個學校攤派,賣書,賣書!”我興奮地站起來說。

  美君激動了,像個少女一樣的蹦跳著,摟著三哥的腰,還親著三哥,“常低,就賣書,賣書,賣書,賣書·····”她高興的要起飛了。

  三哥也興奮,但隨即就沉默了,摸著下巴,卻發愁了。

  我起身了,“哼哼哼,老三,你現在明確了,就干吧,天晚了,我還要早起,我先走了。”說著就要走出門了。

  在我已經發動車的時候,三哥和美君都過來了,并打開了車門,上了車。

  他們滿面愁容地看著我,“哼哼哼,還有啥難處,直接說吧,只要能幫忙的,我一定盡力。”我知道他們有難處了,十有八九是缺錢的問題。

  老三撓著,頭發和頭屑嘩嘩嘩地掉著,卻只低著頭,啥也不說。

  美君尷尬地笑著說:“老四啊,我們沒有本啊,哪有錢進書啊?”她把雙手放在雙膝之間搓著。

  我笑了,摸著口袋,掏出了一沓錢,遞給了美君,“你們先拿著這些吧。你們去城里的書店考察一下,先了解一下,啥書好賣。另外,要琢磨一下進書的渠道,能賒賬的書,先賒來擺上賣著;這樣能減少的投資,需要先付錢的,再給我打電話,算一個差不多的數,我再想辦法。”我非常真誠地說。

  三哥沒有說話,只是用力地拍著我的肩膀,我扭頭看他的一瞬間,發現他的眼里閃著淚花。

  7月20日,三哥又找我聯系,借了一千元錢,要帶著美君外出看看教輔市場。

  我送他們上了火車,看著他們非常恩愛地上火車的身影,我知道,三哥這次是真的開始了。

  在經過近二十天的準備后,三哥又找我借了4000,裝修了一下自己的門面房。

  在裝修好后,三哥又找我借了兩萬。就這樣三哥的“常美書屋”開業了。

  教輔書籍大多是賒賬的,其他的書付了一半的錢,等賣后,再付另一半的錢。

  三哥偷偷地找了“祖師爺”給測算了一下,選定在2003年的8月13日,農歷十六,作為開業黃道吉日。

  三哥開業的時候,就像農村辦喜事的一樣,在三哥書屋的門口辦了許多桌。全鄉各學校的校長甚至老師,都給三哥送上了“賀禮”。

  看著三哥不再搞迷信了,媽媽坐在人少的地方,偷偷地高興地流淚。

  離開學還有十多天的時間,三哥的家里因為地方寬敞,再者,又是教辦室的領導,自然地成為了全鄉學校教材、教輔的中轉基地。

  三哥除了搞封建迷信的缺點外,又不傻,從小就在經商的家庭中長大,自然懂得很多的“規則”。

  尤其是教輔的銷售,通過學校攤派的,三哥給各學校校長回扣;通過教師私人攤派給學生的,三哥給老師回扣。

  這樣三哥的生意非常紅火了,單靠美君自己已經無法應付了。媽媽也會應美君的要求,偶爾地去幫幫忙。

  媽媽看著自己親生的,和不親生的孩子,生意都做的風生水起的,她發自內心的高興。

  不知道什么時候開始,我出名了,大家都叫我“常輸律師”!

  法警笑話我、法官笑話我、同事笑話我,兄弟姐妹笑話我,反正只要是熟悉的人,也不知道他們是怎么知道的,都笑話我。

  尤其是大哥和大嫂,每天早上,都會把摩托車停在我家門口,也不下車,也不熄火,大嫂和大哥都臉上青紫的。大嫂腳撐著地,他們一起對我家大叫著:“姓常的,常輸律師,輸多少次了,丟人嗎,祖宗八輩的人都讓你丟完,常輸律師,常輸律師,······”

  艾英拿著掃帚追出去,他們騎著摩托車就冒著黑煙跑遠了。

  也不知道從啥時候開始,我除了代理刑事案件以外,又多了一項業務。

  經常有女孩甚至婦女到律所來找我,她們都是把我叫到比較隱蔽的胡同里,怯怯地說:“常律師,帶我去流產吧,你家屬是婦產科主任,技術好,流產不疼,好的也快!”

  我都奇怪了,“哼哼哼,你是誰呀,我認識你嗎?你找我干啥,我又不是醫生,你想流產和我有關系嗎?”說著我就直接回律所了。

  但律所里只要有離婚的婦女,哪怕是季叔,都會小聲地向人家推薦:“要是懷孕的話,流產的話,可以找常律師,就是那個一說話哼哼哼的。”

  出于律所業務的需要,我只好答應了律所里的女性客戶的要求。

  我會帶著她們直接去找艾英,向艾英說明情況后,艾英組織醫生給她們手術。

  最尷尬的是,在手術之前需要家屬簽字。

  她們都是我帶著來的,自然沒有家屬簽字,最后,在艾英的許可下,我只好簽字了。

  在2003年的9月20日,艾英給打來了電話,“癟犢子,從2003年的元旦開始,你已經成功地作為17位孕婦的家屬,并簽字流產了,我現在,在醫院都成笑話了!”她有點無奈和生氣地說。

  我也無奈了,“哼哼哼,唉,都是律所的當事人,唉!”我只好嘆息著說。

  戴衡笑著過來了,對著我的手機說:“艾英,抓緊來吧,那都是我們哼哥的相好的,哈哈哈。”

  艾英在電話那頭笑了,“戴衡啊,那里面是有你媳婦啊,還是有你小姨子啊。哈哈哈,你媳婦要是來流產,我給免費啊,還叫我們家常書給當家屬簽字啊,哈哈哈。”她大笑著說。

  劉春正來了,非常“嚴肅”地對著電話說:“艾英,作為哥們,我們一直堅持不懈、勤勤懇懇、兢兢業業、任勞任怨、無私奉獻地教育哼哥,別在外面胡搞,你看看,這胡搞了,還領到你哪兒去,真是的,我告訴你啊,艾英,你要不舍得揍他的話,我們也沒有辦法啊!”

  艾英大笑著說:“劉春正啊,你咋不死而后已啊,哈哈哈,你去死吧!”

  孫滿意也過來了,非常“憤怒”地說:“艾英,作為一名律師,我非常同情你,哼哥這樣作,你依然能大笑著面對生活,面對情敵,面對流產,面對工作,你是我們女人中的驕傲,你是我們女人中的模范,你是我們女人中的母夜叉啊!”

和前妻的幸福官司 https://www.wanmeiweilai.com/Read/48446/index.html

(快捷鍵←)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(快捷鍵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