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六十五章 來一場炙熱的“饕鬄盛宴”!

上一章返回目錄返回書架添加書簽下一章

配色:

字號:

+大 -小

  

  “啊……著火了!兄弟姐妹們,快來啊……”

  忽然在曦堯的空間里回蕩起一陣撕心裂肺的叫喊聲,緊接著從四面八方涌動諸多柔軟的生物,待它們來到跟前才發現,那是數百條五顏六色的蛇。

  有大有小,花花綠綠的暗紋,半揚起成攻擊狀態的蛇頭,嘶嘶嘶的吐著性子……

  “兄弟姐妹們快滅火啊……誓死保護靈蘭依!”

  “誓死保護靈蘭依!”

  “誓死保護靈蘭依!”

  ……

  說實話赤炎被眼前數量眾多的蛇群,嚇得有些發蒙,眨巴著一雙無辜的眼睛,不明所以的與它們來了個零距離的接觸,渾身汗毛直豎,下意識的自我保護的情況下,周身的火焰越發高漲,四周的溫度逐漸攀升。

  此舉成功將蛇群逼退三丈,一條條蛇虎視眈眈的看著赤炎,一副誰也不肯認輸的模樣,令一旁的小丹與曦堯止不住的想要翻白眼。

  丫的,這群蛇,沒事竟給他們添亂!

  它們沒出現之時,小屁孩只是零星的放些小火苗以示威脅,可它們將人一但圍困住后,空間內的火焰越發強盛,曦堯的臉色明顯黑的不行,真真是好心辦壞事啊!

  “小丹,你若不再阻止那小娃子,信不信我將你們全都丟出空間?”

  曦堯惡狠狠的撂著狠話,若是赤炎繼續下去,他可不管主子身邊憑空冒出來數百條蛇和一個男娃娃的事實,將會有多么驚悚嚇壞世人。

  反正此刻的他,快被那融合著地獄炙炎的火苗給嚇破膽了!

  “冷靜!冷靜!曦堯,你一定要冷靜啊!”

  “老子冷靜不下來!”

  “……好!好!好!我想辦法,立刻!馬上!迅速!”

  這邊小丹好不容易將臨界爆燥發飆的曦堯安撫好,赤炎那邊卻又出現了狀況,然后與曦堯一起觀看蛇類所謂保護靈蘭依的壯舉!

  “水能滅火,大家快找水源去!”

  一條青翠欲滴的竹葉青,盤在一條水桶般粗的水蟒頭頂,用蛇尾指著不遠處的水塘,對周圍數百條蛇指引著。

  曦堯與小丹面面相覷,眼中傳遞著同一個訊息:幻碧?

  沒錯!

  盤在巨蟒上的竹葉青,正是曦堯在涵洞里見到的那條小青蛇。

  也正是因為它的存在,舞傾城才順帶著收復了大大小小數百條蛇,之前一直藏身在唐府底下的涵洞之中。

  若不是幻碧沿著涵洞游到聚賢樓,在竹林子里遇見了舞傾城,將它的發現告知,曦堯還不知道要等上多久,才能被舞傾城尋到并解除封印,得以恢復自由重現于世。

  所以,從某些意義上來講,幻碧也算得上對曦堯有恩。

  故而,曦堯對幻碧還是頗為照顧的,對它自然也不陌生。而此刻見它指揮著數百條體型是其數倍,甚至數十倍的各色蛇類,忽然覺得它像是一方主帥,正在行兵布陣英勇無畏得很。

  嘶嘶嘶……

  片刻之后,當數百條蛇追著赤炎滿空間跑的時候,曦堯與小丹無語的并排席地而坐,視線隨著龐大的隊伍左探右瞧無趣得緊。

  “哎!曦堯!”

  “嗯?”

  “我忽然覺得幻碧它們還是蠻可愛的!”

  “現在不說它們是最低等的動物了?”

  曦堯轉過身,看著正搖晃著龍尾看戲正嗨的小丹,笑的沖著它打趣。

  “嘿嘿嘿……不說了!再也不會如此認為了!”

  “觀念轉變了?”

  “嗯!起初我真的覺得它們配不上主子,主子為它們做得夠多了,若不是遇見咱們的主子,沒準再過上千把年,它們也休想要開口說人話!”

  主子不但給了它們機緣,也給了它們締造傳奇的機會。

  畢竟蛇類化蛟九死一生,舞傾城從小丹處聽聞此事之后,不顧它的反對,執意要將它們全都帶進曦堯的空間,用她的原話是:能幫一把是一把,往后且看它們的造化!

  “這倒也是!”

  “再說你這空間里種植的靈蘭依,可都是貨真價實的神界靈植,又歷經萬萬年的成長,植株本身蘊藏助蛇類化蛟之物濃郁之極。于它們而言再此修煉勝過世間萬萬年,成功的機率也會大大的提高,屆時有你我在一旁為它們護法,退去蛇身化蛟指日可待。”

  小丹心說得是前世它的主子太有遠見了,沒事喜歡收集各種各樣稀奇玩意的習慣,忒有愛了。若非如此,如此龐大數量的蛇群,管理起來絕對要好一番功夫。

  可現如今的情況是怎么樣的?

  每一條蛇,不管大小,粗細,有無毒,皆一副垂涎的模樣,自動自發的圍著一株靈蘭依,將其盤璇在中間,然后靜靜地吐納修行乖巧至極。

  根本不需要曦堯與小丹費半分心神,他倆自然落得逍遙自在閑適得很。

  “你倒是想得長遠!”

  “那是自然!咱們有這么個喜愛收養寵物的主子,能不為其著想一二么?”

  小丹白了曦堯一眼,道出一個令他們都極為無語的原因,從曦堯的口中它知道主子曾經也喜歡收養小動物,只不過沒如今這么夸張,一下子收養了數百條蛇,品類還十分齊全。

  嗨……真心不知道主子是怎么想的?

  “呵呵!嗯!此言不假!”

  曦堯輕笑出聲,暗想:可不就如小丹所言,前世承蒙主子諸多照顧,如今為其分憂一二也是理所應當,不是么?

  “靠之!”

  不知為何小丹再次爆粗口,咻的一下從曦堯身邊消失,待他順著它消失的地方看去,氣得蹭的一下站起身,大聲咆哮。

  “小屁孩,你敢!信不信我丟你出去!”

  曦堯為何會如此崩潰?

  事情的起因往前推一刻鐘,一切便能分明了。

  空間之內,幻碧領著數百條顏色各異的蛇,呼啦啦的追在赤炎身后,圍追堵截將含在嘴里的泉水,一股腦兒的全往他的身上招呼。

  顯然不能將他身上的火焰澆熄,水珠落在火焰上蒸騰的氣體激起一片熱浪,四周逐漸變得朦朧縹緲,似云霧仙境美不勝收。

  若是少了那些個喊打喊殺的叫器聲,那就更加完美了!

  由于奔跑的范圍太廣,水源又遠,蛇群噴射水注的場景,到了最后竟然變成沖著赤炎呸呸呸吐口水的滑稽畫面。

  起初,曦堯與小丹見到之時,交匯著要給小屁孩某個教訓的眼神,故而,對蛇群的不當行為并未適時制止。

  誰曾想他們都低估了赤炎的火爆脾氣,被追著一路呸呸呸吐口水焉能繼續躲避,怒發沖冠一把火將所有的蛇群圍在中間,想要來一場炙熱的“饕鬄盛宴”。

  嚇得曦堯與小丹立刻做出抉擇,聯袂出手制止赤炎。

  若是赤炎真將主子收養的蛇全烤成蛇干,他們該如何去跟主子交代?

  再者,赤炎的火焰,也會毀了曦堯的空間結界,于這個凡世位面極為不利,難保不會撐碎一方天地,屆時山河傾覆,星辰顛倒,百姓居無定所,民不聊生。

  若有生靈損傷,豈不是罪過?

  嘶昂……

  小丹騰空而起,化作一尾威風凜凜的金龍,磨盤大的鱗片上流轉著五色極光,龍目炯炯有神透著一股睥睨之姿,龍須隨風輕輕揚起,矯健粗壯的龍爪破風有力,懸停在半空片刻后,一張嘴將足以灼燒萬物的火焰吸到口中,空間之中瞬間清涼不少。

  以幻碧為首的蛇群,頓覺死里逃生,躲過一劫,紛紛對空中的小丹頷首致以萬分謝意。

  “……”

  赤炎愣愣的看著化作金色巨龍的小丹,想起初見它原型時的猜測,眼神微閃卻不愿先對它低頭。于他而言,舞傾城才是他最敬重的人,哪怕對方是五行金龍,實力可以輕松碾壓他,他也要挺直腰桿與它爭上一爭。

  “小屁孩,要不是老子不斷的給你輸送五行之力,你丫的豈能如此快靈基穩固?”

  小丹故意落在赤炎身前,碩大的龍首對著他,鼻子里呼出的氣體,差一點將他掀飛,龍須好像要故意跟他過不去似的,噼里啪啦的抽在他小小的身上。

  “……”

  嗯?

  什么意思?

  “丫的,竟敢在曦堯的空間里放火,信不信老子抽死你丫的?”

  “……”

  你……不是已經在抽了么?

  “還有這空間里栽種著不少靈植,你丫的以后給老子注意著點,若是再如今日這般隨意冒火星,信不信老子拔了你的褲子,揍你個屁股開花?”

  “……”

  赤炎霎時瞪大雙眼看著小丹,心里暗道:它有拔人褲子的特殊癖好?

  以后一定要離它遠遠地,要不清白不保!

  “喂!小屁孩,老子說了這么多,你丫的到底記住了沒有?”

  小丹自說自話了許久,也不見赤炎應和個一句半句的,怒得對他亮了亮獠牙以示威脅。

  “……”

  姐姐,救命!

  這條金龍好可怕!

  “記住了好歹給老子,吱一聲!”

  “……吱!”

  “……”

  小丹一愣,撇撇嘴,極不雅的翻了個白眼,沖著曦堯努努嘴,一副老子快被他給氣死的模樣。

  “噗嗤!”

  原本因赤炎在空間內放火而繃著一張黑臉,胸口起伏不定的曦堯,被他這言不由衷的一聲吱,弄得噗嗤一下笑了起來,場中的氣氛忽而輕松了起來。

  “曦堯!”

  小丹變回原本的模樣,落在曦堯的身旁,眼神幽怨的看著他,語音拉得長長的,明眼人一瞧便知道它此刻心情不好,只差在腦門上寫上“誰都不要來惹我”幾個大字。

  “咳咳!好!好!不笑!不笑!咳咳!”

  “……”

  欲蓋彌彰誰信你!

  “你們到底是誰?為何要把我帶到這里來?”

  赤炎觀察了一陣,覺得小丹還是不太靠譜,直接將問題丟給曦堯,此刻他迫切想要知道實情。

  “嗯……在回答你的問題之前,能不能先告訴我,你的名字!”

  “好!”赤炎點點頭,道:“我叫赤炎!”

  “赤炎?五行之靈中的火靈?”

  “嗯!你們呢?現在可以告訴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吧?”

  “我們有一個共同的主子,所以不會傷你分毫!”

  “共同的主子?你的意思說的那人……難道是姐姐?”

  “……嗯!”

  曦堯忽然有一種被赤炎占了便宜的感覺,他好歹是主子前世的隨身半神器,小丹則是一枚龍珠內丹,而眼前的小男孩則是剛剛靈基穩固的火靈而已,卻管自個兒叫了萬萬年的主子為……姐姐?

  怎么想都覺得他與小丹在吃虧,非得給他擰過來不可!

  “咳咳!以后你與我們一道管她叫主子!”

  “為什么?”

  “看到它了沒?”曦堯指了指身邊的小丹,又言:“它可是你嘴里的姐姐體內凝練的內丹龍珠,實力自是不用說了,你想想是不是它的對手?”

  “……”

  戳靈傷處是不道德的,哼!

  “連它都得恭恭敬敬管你嘴里的姐姐為主子,你豈能越過它去?”

  丫的,你喚主子姐姐,那豈不是與小丹得叫你舅爺?

  想得美!

  “……好吧!你又是誰?”

  赤炎思慮了片刻,覺得眼前丹鳳眼的邪魅男子說得在理,算是肯定了他會該稱呼一事。

  其實,從舞傾城助他們五靈成功化形之時,他們便視她為主,至于那個姐姐的稱謂,則是她自己要求的,改一改也未嘗不可。

  “我是半神器器靈,曦堯!”

  “半神器?器也能有靈?”

  什么是半神器?

  這個詞匯他可從未聽說過,器物還能有靈?

  “嘁!孤陋寡聞了吧!誰規定器不能有靈?萬萬年前,曦堯被主子煉制出來的時候,可是出了不少風頭的。”

  小丹極為人性化的發出一聲嗤笑,回想起曦堯被龍傾城煉制出來時,整個神界轟動熱鬧的場景,那叫一個傲嬌。

  “萬萬年前?”

  赤炎眨巴著一雙好奇的眼睛,疑惑的重復著小丹話里的重點,他是不是聽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?

  “小屁孩!啊呸!赤炎!赤炎!嘿嘿嘿……一時嘴快!”

  “……”赤炎嘟著嘴,瞪了小丹一眼。

  “我告訴你,咱們的主子萬萬年前,她可是……”

  小丹湊近赤炎的身邊,將舞傾城的前世今生娓娓道來,只見他不可置信的微張著嘴,雙眼瞪得渾圓,一副既懵又呆的模樣,瞧得一旁的曦堯恨不得伸出雙手,在他的臉上狠狠地掐上一把。


絕世傾城之尊主歸來 http://www.wanmeiweilai.com/Read/55370/index.html

(快捷鍵←)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(快捷鍵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