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7章 犯天規

上一章返回目錄返回書架添加書簽下一章

配色:

字號:

+大 -小

  

  京都是人界的都城,最為繁華的城市,彩云鎮雖是福地,卻到底只是一個小鎮,遠不及京都這十里綿延的風華萬丈。阿阮瞧著什么都覺得很是稀罕,她心性單純,雖在帝江教導下法力很是強大,到底也不過是個半大孩子,不比經常在外歷練的明軒沉穩。

  “阿阮……我們可不是出來玩的……”明軒兩只手提滿了大大小小的盒子,眼見著那位大小姐還有買下去的趨勢,忍不住開口勸止。原本因為她被帝江拘著從未出來過對她有些放縱,見她喜歡便都容她買,反正帝江給了她不少錢……現在他雙臂被一群亂七八糟的物件兒墜著,心里忍不住嘀咕,帝江也真是的,給她這么錢做什么!

  阿阮被京城的燈紅酒綠迷花了眼,根本顧不上去聽明軒說了什么,隨口嗯了一聲,便又被河里的河燈吸引了過去。

  不知為何,許多年前男女聚在河邊,有人在燈上寫著什么,有人在河邊放燈,有人追著河燈跑,還有人舉著長長的竹竿去勾河里的河燈。阿阮從未見過這般場景,忍不住也湊到一家掛滿河燈的店。

  今日生意不錯,店里的大娘樂呵呵的,眼睛都瞇成了一條彎彎的曲線,見有新的客人,便本能地湊過去開口招呼,只一抬頭,便是眼前一亮。

  “喲,二位公子可真是俊俏的人兒,還以為是天上的神仙也來我這小店了呢!”老板娘忍不住夸贊,而后又指了指懸掛在高處的幾盞燈,介紹道:“不知道二位公子可有心上人了?呵呵,咱們店里剛好有師傅做的新樣式,喏,有仙鶴起舞的,還有火蓮花的,我瞧著尋常的樣式配不上二位公子,也就咱們店里的鎮店之寶合適你們這樣神仙下凡似的人兒。”

  老板娘也是個人精兒,做生意的人,看阿阮和明軒二人那衣服料子就斷定是富貴人家,就算不看衣裳,光看明軒手里提的盒子,也知道是個有錢的主兒……嘴甜的很,上來就給他們介紹最貴的,尋常手工藝的小店,哪里有什么鎮店之寶,不過是師傅心血來潮費工夫打了新樣式,價格太高,尋常人都不買,只好高高掛起吸人眼球等待有緣人了。

  眼前,老板娘覺得,這二位有緣人可算是被她盼來了。

  只是她卻不知道,自己剛才那張嘴閉嘴的神仙下凡可真是將阿阮嚇了一跳,阿阮偷偷拉著明軒的衣袖,緊張道:“她為何知道我們不是一般的凡人?”果然是京都啊,就連京都的凡人都這么厲害!

  明軒無語,“人界這種話是夸咱們長的好看而已,不用擔心。”他心里嘆氣,這倒也不能怪阿阮見識少,這也都是帝江的鍋,阿阮出那院子去到人多的地方必須是跟著帝江一起,而帝江帶她出去,但帝江這個人又太過彰顯風華,任是個人在他身邊都會顯得遜色幾分,不那么起眼了,而他則是風光占盡還不自知。

  明軒也算是常在人界走動,知道生意人都慣會說話,他皮笑肉不笑地與老板娘應付了一句:“老板娘不愧是做生意的人,一張嘴可真是會說話,謝過老板娘夸獎,不過,我們可不會買燈。”說罷,便想叫一旁的阿阮走。

  老板娘也是老道,見他不好說話,笑笑說:“不買也沒關系啊,只不過,今日乞巧佳節,錯過了這么一個好彩頭可是有些可惜了。”她說罷,眼角的余光飄向另一位年紀小些,表現的也更有興趣一些的公子。

  果然,阿阮疑惑地回頭看向老板娘,“乞巧節?什么彩頭?”

  老板娘一臉驚奇地看著她,表情生動地講起故事來,“公子不知道乞巧節么?相傳天上的織女和人界一個叫牛郎的男子相愛了,這段阻隔了天人兩界的愛情注定沒有好結果,是犯天規啊,于是這織女便與牛郎生生相離,隔著銀河相望,每年只有今日才能通過鵲橋相會,可真是可憐……”她說著,還不忘用手絹沾沾眼角并不存在的眼淚,可謂是入戲很深了。

  “天人相戀……便,便是犯天規?”阿阮心里一緊,手指忍不住蜷了起來。天上的織女她沒見過,這故事也未聽師父講過,只是,她還是頭一次知道,這不同一界的人相戀竟是有犯天規一說,那她這個小小的凡人……是不是也不能喜歡師父?

  老板娘卻不知道她是在想什么,以為她也是為這故事感動,便立刻加了一把火兒,“是啊,你說慘不慘!所以后來啊,我們人界便有了一個習俗,在這天為他們高興,也討個彩頭。二位公子看樣子似乎還是頭一次看人放花燈吧,若我沒猜錯,您二位是外地人?咱們京都啊,一到乞巧節的時候,晚上便有年輕男女來此放燈,將自己和心上人的名字寫在燈上,祈愿能夠終成眷屬。”

  “只不過,這男女放燈各有不同,女子多半只是放出燈便罷,男子相對女子大膽些,放了自己的燈之后,若是能再尋回來,并且將自己心上人放的燈也尋到,只要這兩盞燈燈都還沒滅,那便是注定的良緣,上天恩賜的緣分,就算是對方的心上人名字不是自己的,那也可直接去女子家門下婚書!一般啊,十有八九都是成的!小公子瞧著年歲尚小……若是還沒有心上人,倒也可以放個燈求個未來的好姻緣。”

  阿阮皺眉,“這么簡單?那要是想強娶誰,只要看著她何時何地放了燈,燈是和模樣,一撈就撈到了,算什么天定?”

  老板娘笑道:“公子說這話那就還真是外地人了,您有所不知,姑娘們當然是不希望出這種岔子,所以才都會挑普通款式的燈呀,您瞧瞧,她們買的燈都一樣,混在一起,自然看不出來是誰的啦,況且大家小姐們也不傻啊,多半會選府上面生的小丫鬟或者小廝去偷偷放燈,這樣男人看就算看見了也不知道那是誰家小姐的燈,再者,咱們這河可是穿城的運河,水流不慢,不過一會兒這燈啊就飄散了,有的人恐怕看瞎了眼一夜都撈不著,而燈早就飄出了城了!想要撈準可難著呢!”

  男婚女嫁,自古愛情都是美好的情愫,故而這一天也是年輕男女互訴衷腸的日子,京都開化,那些往日里被拘著大門不能出二門不能邁的深閨小姐,在乞巧節這一天也能出來放燈。

  阿阮喜歡聽故事,不由得被吸引住了,“照你這樣說,若是那織女和牛郎也來放燈,被那牛郎撈到了兩個人的燈,算不算得上上注定的緣分?這樣的話他們是不是就能在一起了?”

  老板娘未曾想她一個小公子還挺著迷這傳說的,想了想道:“這……咱們就無從得知了,公子也只是個假設啊。不過,這人界都有門當戶對的規矩,想必這天上的人和人界的人也是難全。”

  阿阮流露出失望的目光來,不管明軒再度催促,指了指掛在高處的那盞鑲著金邊兒的火色蓮花燈,“我要那個。”

  “好嘞!”老板娘喜上眉梢,動作很快,像是生怕她后悔似的。

  明軒蹙了蹙眉,“阿阮,你不會還真的想要放燈吧……這么無聊的事……”

  阿阮立刻眼巴巴地望著他,用對付她師父那招“看我濕漉漉的眼睛”,明軒嘴角抽了抽,這招對他可不是很好使,但他知道她這是真的想要做這件事,做哥哥的總要疼愛弟弟些,他眼睛眨了眨,目光移到別處,無奈地小聲說了一句:“好了好了,收一收,想去就去……”

  不過,他倒是很好奇,這小家伙是有了心上人還是真的未雨綢繆?這般年紀就開始給自己找仙侶了?

  這河燈做的相當精致,直徑有面盆那么大,金線紅綢,細細的竹條勾勒形狀,厚實的底座增加了浮水的面積,因著燈貴,老板娘附贈了一根和這燈很是相稱的短粗紅燭。

  河燈上的每一瓣蓮花都形狀不同,如同被風吹得搖曳起來一般,阿阮勉強抱著燈,覺得沉甸甸的很是費力,而明軒又提了滿手,實在沒有三頭六臂來幫她拿,于是二人找了一處隱蔽的墻角,將亂七八糟的東西放進乾坤袋里,只剩下那盞河燈。

  正要離開,忽然有腳步聲也進了這墻角,阿阮和明軒互視一眼,往暗處站了站,暫時斂起了氣息。來人似是有些慌亂,也未檢查一番這墻角里是不是還有別人,便開始對話起來。

  先是一女子慌張道:“你,你放開我!我告訴你,我已經有心上人了,今日他定會找到我的燈,到時便會到我家求親!還請小侯爺自重,莫要再糾纏!”

  那小侯爺冷笑一聲,“糾纏?你們杜家不過就是一個小小的編修,我若想納了你還用的著糾纏?放著本小侯爺的貴妾不當,偏要嫁給那窮小子,若不是對你還有幾分真心,你當本小侯爺有空和你玩這種游戲?我有更好的法子,先辦了你,叫你嫁不得旁人!”

  杜小姐慌了,“你若敢對我做什么,我便大聲叫人了!”

  小侯爺像是聽了什么笑話,“哈,你叫啊,反倒省事,今日我連這蠢燈都不用撈了,你杜飛雁的名節都沒了,跟定我了,就是到時候恐怕只能做個賤妾了。”

  杜飛雁啜泣起來,像只柔弱的兔子似的,完全對眼前的男人沒有抵抗力,而男人卻像是真的如他自己所說那樣對她到底還是有些真心喜歡,倒也沒有再做什么,有些無賴地笑道:“行啦,這般哭哭啼啼的做什么,你信我啊,那個窮小子真不是什么好人啊,嫁給他做正室還不如嫁給我做妾呢,好好看著本小侯爺把燈撈上來吧!本小侯爺說一不二,親自上!”

  說罷,男人果然放開了那杜小姐的手腕,轉身就走。

  杜飛雁忽然問道:“小侯爺,飛雁能問問你,為何會……會對我……”女子羞怯,到底是沒能開口問出來。

  所幸這話也不難懂,小侯爺知道她想問什么,回頭笑了笑,“就喜歡唄,哪有那么多為什么。”

  說罷,小侯爺便出了墻角步入人群,而杜飛雁終是松了一口氣,只是想著小侯爺的回答,忍不住搖了搖頭,這樣的喜歡,連個由頭都沒有,她如何能信啊,她平定了一下心情,外面有丫鬟焦急的喊聲,她理了理衣裳,這才趕緊出去。

  阿阮和明軒也自暗處走了出來。

  阿阮將懷里的燈自然而然地遞給明軒,哼了一聲,替那杜小姐抱不平,“嘖,這個小侯爺可真不是好人!”

  明軒聽著她那嘖的一聲,和帝江像了個十成十,忍不住覺得要遭,提醒她道:“阿阮,不要多事。你可別忘了,咱們是來歷練的,有任務的,陪你逛了一天,還要去放什么花燈,差不多得了啊,就是兄弟,你要是再這樣玩心大,我這做哥哥的可也是要教訓你的。”

  “明軒哥哥……一會兒咱們也去看看那小侯爺撈燈……好不好嘛?”阿阮聞言趕緊抱著明軒撒嬌,再度使出那招“看我濕漉漉的眼睛”……

  “不去。”明軒白了她一眼,騰出一只手來在她腦門兒一彈,“別來這招,對我不好使,也就你那腦子有坑的師父才會吃你這招。”

  “哎呀,不要說我師父嘛。”阿阮抱著腦門兒,拉著明軒的衣袖就往河邊跑,“走走走,咱們先去放燈。”

  河邊聚集了不少人,還有不少富家千金公子們包了船,時不時有人撈起了燈,歡呼后看了看不是自己或是心上人的名字,便又垂頭喪氣地放了回去,還有些使壞的,原本相同款式的燈就不少,還都將其打散了,或者撈到不是自己的就故意放遠了……

  阿阮選了一處人沒有那么多的,等著前面的人放完了,上前過去,背對著明軒在河燈上寫字。

  明軒好奇地勾頭,打趣道:“咦,你還真有心上人啊?是誰啊?不會是你哥我吧?”

  阿阮怕他偷看,早就做了防范,以法術消了字跡,沖他扮了個鬼臉兒,“才不是呢,臭美吧你就!”

  明軒樂了,心道你才見過幾個男人,多好猜啊,既然不是他,那就是塑夜或者帝江了唄,雖然她是個半句不離師父的師父迷,不過不管在哪一界,一日為師終身為父,這規矩是不能亂的,想必阿阮也是知道的。這樣一算,唯一有可能的就是塑夜了。切,還真當他傻啊!

  阿阮心里忐忑地將燈放入河里,雙手合十心中默默祈愿。就算是天人不能相戀,那至少讓她放個燈,給自己一個美好的希望,偷偷表達一下對師父的喜歡,就算師父對她感情并非如此……這總不算犯天規吧?


  天師降臨:溺養鬼瞳小甜妻



天師降臨:溺養鬼瞳小甜妻 http://www.wanmeiweilai.com/Read/55535/index.html

(快捷鍵←)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(快捷鍵→)